劳务派遣改服务外包 宝洁遭员工抗议 - 行业新闻 - 武汉赛本软件有限公司官网 
2016-04-27
劳务派遣改服务外包 宝洁遭员工抗议
2016年3月2日,宝洁集团中国总部楼下有十多名Olay玉兰油美容顾问拉起横幅抗议,称宝洁公司通过人才外包制度规避劳动法,欺压劳工。

据无时尚中文网报道,在广州总部抗议的员工称,他们被要求将劳动关系从广州华才集团旗下人力资源有限公司(下称华才)转移至广州华好日用品有限公司(下称华好),包括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成都等多个城市的玉兰油美容顾问也都被要求转移劳动关系。

抗议的玉兰油美容顾问称,此前签约华才并外派至SK-II的部分员工重签协议是直接和宝洁中国公司签订,而自己需要签订的新劳动协议对自己不利;如若拒绝签署,则会被要求从3月1日开始待岗,接受公司“不定时的检查和培训”,如若未按时报道,则视为旷工并受到处分。

宝洁相关负责人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,自2016年3月1日起,国家关于劳务派遣的法律法规有了新的规定和要求,因此,宝洁终止了原来美容顾问的劳务派遣模式,改为服务外包的经营模式。

“在这一过程中,我们的服务外包供应商会百分百接收现有人员,职务、待遇、福利不变。个别美容顾问由于种种原因,未能与相关供应商就雇佣协议达成共识。目前,我们的服务供应商已经在沟通处理此事,我们也全力配合协调工作,希望问题能得到妥善解决。”上述宝洁负责人表示。

事实上,为降低成本,跨国企业在中国普遍存在人才外包策略。长期以来,宝洁中国通过第三方人力资源公司招聘大量劳工,他们与人力资源公司签署劳动协议,并被派遣至宝洁旗下各品牌工作。

劳务派遣不是不可以,但一般只在临时性、辅助性或者替代性的工作岗位上实施,这些员工却服务Olay玉兰油多年,短则七八年,多则超过二十年,并由宝洁直接管理。

一位被华才派遣至玉兰油工作八年的美容顾问表示,她的面试、劳动协议签署、工作汇报、培训等工作全部由宝洁方面负责,仅仅入职得知签署的劳动协议用工方为华才,甚至在此之前连一个华才的人都没见过。

自2013年实施的《劳动合同法(修订)》对劳务派遣用工形式严格规范与限制后,宝洁这种做法行不通了。

“这一规定的立法初衷是要将劳务派遣的实施限制在一定范围之内,而不是任由其发展。规定劳务派遣在‘三性’岗位上实施,这与劳务派遣作为一种临时性、补充性的用工方式的性质和特点也是相符合的。”广东合邦律师事务所律师肖锦阳告诉界面新闻记者。

选择“劳务外包”,宝洁与这类员工的关系比劳务派遣更松散,不仅需要用工单位将对员工的管理权转移给外包公司,且将业务交由外包公司进行。实践中,服务外包一般应用于企业的非核心业务领域,如行政后勤。

“如果宝洁企业以规避法律为目的,借服务外包之名行劳务派遣用工之实,甚至存在事实劳动关系均可能产生用工法律风险。”肖锦阳表示,如仍是由用工单位本身对员工进行直接管理,很有可能会认定为“真派遣、假外包”。

2014年3月1日施行的《劳务派遣暂行规定》给予了用工单位两年的缓冲期,至2016年3月1日前,用工单位需将其派遣员工比例降至10%。现缓冲期已过,很多企业拟将劳务派遣员工转制成劳务外包员工,包括宝洁。

据华才集团官方网站介绍,除了宝洁,该公司的客户还包括联合利华、高露洁、安利、可口可乐、日立、松下、中国邮政以及本土企业万科。该公司的主要业务为人事外包、人才外包、业务外包和HR咨询。